“比莱斯特阁下……”

维尔将军还想开口,却被“黑堡领主”不耐烦地打断。

“将军阁下如果还有别的事,跟我的副官纳尔弗商量就行了,这地方的鬼天气又冷又潮,还经常下雨,真让人受不了!”比莱斯特慵懒地打了个哈欠,“不好意思,我得回船上打个盹,先失陪了。”

维尔将军目送佣兵头子高大的背影登上舷梯,无奈地摇了摇头。

比莱斯特的傲慢态度令他不快,好在比莱斯特手下那一百名佣兵对他还算客气,而且非常敬业,接到攻城命令便立刻行动起来,在海蓝官兵的协助下,就地收集石块作为攻城的弹药。

分量超过百磅的大石块,普通人双手抱起都很吃力,高大的火巨人只要两根手指就能轻松拈起,仿佛拿起一颗苹果似的随意抛掷把玩,这份神力不仅使同一阵营的人们深深钦佩,也令对面尼塞西堡垒的守军大为惊骇,对这群火巨人接下来的举动产生不祥的预感。

人们的预感很快就演变成真实的灾难。

火巨人佣兵将搜集来的石块装进一只随身携带的大口袋,右手拖着重达千磅的口袋,左手提着一面与其身材相称的巨型塔盾,展开散兵线向尼塞西堡垒正门推进。

瓦萨中校已经从乔安发来的“风讯术”中得知火巨人佣兵团加入敌方阵营,亲自赶来指挥官兵守城,透过望远镜观察到那些肤色赤红的巨大身影,连忙下令守军以弩炮、弓箭和投石机发起攻击,阻止这群火巨人迫近城墙。

此时火巨人佣兵离城墙还有三百多码,在这样的距离,普通弓弩发射的箭矢很难对他们构成威胁,偶尔有一两支箭矢射在身上也被厚重的铁甲弹开。

至于投石机和弩炮,射程和威力倒是足以杀伤火巨人,然而这些大型装置通常用来对付同样笨重庞大的攻城器械,相比之下,火巨人作为靶子还不够庞大。

而且火巨人远比攻城车之类的器械更为灵活,面对城头上射过来的巨弩或岩石,要么闪身避开,要么举盾格挡,如同一座座移动堡垒,顶着箭雨落石继续前进,很快就迫近到距离城墙两百码处。

青花瓷女郎街边出游极致优雅

比莱斯特的副官纳尔弗吹响号角,百名火巨人佣兵闻声止步,丢下装满石块的大口袋,双手捧起钢铁巨盾奋力砸在地上。

火巨人专用的巨型塔盾,下端造型呈锥状,深深陷入沙土,盾牌内侧装有支架,平时可以折叠隐藏起来,此刻支架已经被火巨人佣兵们熟练地打开,为盾牌提供了一个稳定的支撑点。

当一百面巨盾都固定完毕,便在战场上构成一道倾斜的盾墙,为火巨人佣兵提供了无懈可击的掩体,阻挡对面守军抛射过来的箭矢与石块。

火巨人佣兵躲在盾墙背后,探手自口袋里掏出一块百磅岩石,先不急于投掷,握在掌中静候数秒,直到将自己体内的灼热魔力激发出来,透过指尖注入掌中石块,将原本冷硬的岩石烧得通红如同火炭,这才奋力投掷出去。

投掷石块,是所有火巨人佣兵自幼苦练的看家本领。

由他们手中抛出的石块不仅势大力沉,还像长了眼睛一样精准,都牢牢锁定架设在对面城墙上的弩炮和投石机上。

灼热的石块,如同一颗颗陨石,裹挟着令人窒息的热浪呼啸飞来。

石弹击中弩炮与投石机,将器械摧毁的同时也自行碎裂,化作无数燃烧的碎屑飞溅开来,将四周守军击伤点燃,一片片惨叫着倒下。

遭受溅射的守军士兵,挣扎翻滚着试图扑灭身上的火焰,城墙内外像是遭受大炮轰炸,混乱的景象惨不忍睹。

火巨人佣兵团一轮投石攻击过后,正对面这段城墙上已经看不到一具完整的弩炮或投石机,被火巨人投掷过来的“炮弹”精准爆破。

守军尚未恢复秩序,火巨人佣兵又纷纷举起注入灼热魔力的石块,展开第二轮投掷。

这一次,他们直接对城墙进行破坏。

一轮惊天动地的轰鸣过后,守军赖以隐蔽的墙体浮现一片片蛛状裂痕,距离坍塌只有一步之遥。

火巨人佣兵,就像一百部没有情感的人形炮台。

眼前这道摇摇欲坠的城墙,还有城墙背后那些渺小软弱的人类士兵的惊恐与绝望,都无法在他们心中激起丝毫怜悯,依旧按部就班的抓取石块,注入魔力烤至通红,而后从容不迫地抛掷出去。

巨石如同一道道火红的流星划过天空,最终砸在两百码外的城墙上轰然爆裂,迸射出漫天飞溅的灼热弹片,将墙头上躲闪不及的守军击倒,点燃,大多当场毙命。

面对如此猛烈的攻势,乔治·瓦萨深感无能为力,只得命令守军撤离城墙,尽量避免无谓的牺牲。

在这样的处境下,城墙注定是守不住了。

在火巨人佣兵发动第四轮轰炸过后,城门连同两侧围墙,不出意料的轰然坍塌。

此刻的尼塞西堡垒,就如同一位被扯下裙子的姑娘,裸的暴露在敌军眼前。

原本守在城墙跟前的部队,如同退潮一般撤往堡垒内部,伤兵也都被及时抬进堡垒接受救治。

尽管包括瓦萨中校在内的所有守军官兵此时都已经陷入深深地绝望,然而除了坚守这块最后的阵地,他们还能做些什么呢?

“黑堡佣兵团”副团长纳尔弗将军,再次吹响进军的号角。

处在最前线的火巨人佣兵,闻讯收起塔盾,列队向前挺进。

挡在他们前方的是一条灌水的壕沟。

这种用来阻挡人类的工事,对于高大的火巨人而言不过是一条浅浅的小溪,轻松趟过去,继续朝倒塌的城门挺进。

纳尔弗的号角第三次响起,火巨人佣兵集体止步。

他们就在断壁残垣跟前架起盾墙,就地取材,抓起城墙碎块充当炮弹,注入天赋魔力烧成半融的熔岩状,奋力投掷出去,砸向对面相距不足百码的尼塞西堡垒。

无数灼热的石块铺天盖地袭来,先将堡垒顶端的木制哨塔轰碎,而后碎裂的是较为脆弱的门窗。

堡垒本身也接连遭受重创,厚厚的石墙在火巨人的猛攻下瑟瑟发抖,浮现裂痕。

头顶剧烈摇晃的天花板,仿佛随时可能坍塌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