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视角)

那是云其深刚刚离开境凌山不久,仙剑宗的弟子按照灵境道的吩咐找寻药人。结果带回来了一些麻烦的家伙。

“外界可都传开了,说境凌山和魔人勾结。那魔君无缘无故攻击境凌山都是你们演出来的。”

那些麻烦的仙门道家一看就来者不善,如今是什么困难时候竟然还想着压迫同为仙道的境凌山。

“这儿说的都是什么话!根本就是无中生有!”

虚清道长最冲动的出来否认。

虚云道长也在姜琳离开之后得以结束炼药的工作,他拦住虚清并示意他这时候不要冲动,接着他在意的看向在主殿之上的灵境道。

不只有虚云道长在看着灵境道,在场的仙门道家都在意的看向灵境道。

灵境道完没有把下面这群人说的话当一回事,像他们这种小心眼的道士最好是不搭理他们。

“道友们不必心急的认定或者否认,贫道想灵境道宗主一定可以给我们答案。”

结果在那群仙道之中就出现了个难以应对的家伙,这家伙看上去很年轻但是却能力强大的成为了一个仙门的师尊。

并且这个仙门目还是除了境凌山之外存在的比较长久的门派。

沙漠里的风情女子美艳如妖

“难得,我没想到你们崇渊门也会来我境凌山。”

灵境道一手拄着头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位出来说话的年轻仙门师尊。

“境凌山是古傲大陆最为人向往的仙门,境凌山的弟子都是古傲大陆上拥有强力灵力的人。我们崇渊门来到境凌山才算是我门的荣幸,灵境道宗主怕是太高看我们了。”这年轻的崇渊门师尊很有礼貌的冲灵境道行礼。

真是个圆滑的小子。

这是灵境道对面前这个年轻的仙门师尊的评价。

灵境道扫视了一番这些聚集过来的仙门掌门门,可以说除了他和这个年轻的小掌门都是一群老家伙,零散的有些中年人。

这儿崇渊门的师尊也算是年轻有为了。

他灵境道在这家伙这个年纪还没有来这个古傲大陆。

“贫道怕灵境道宗主不认得贫道,贫道名号玄心目前是崇渊门的掌门。”

玄心穿着一件黑白道袍,腰间佩戴着刻着他们门派图腾的玉佩。稍显成熟的脸上挂着一张人畜无害的笑容,他额头处点着红点,那是他们仙门特有的赤心(一种可以储存灵力的方法,一直处于红色只有释放灵力时候才会变成金色。)

灵境道当初也见过崇渊门其他的人点这东西,说实话他一直以为那东西就是表现个样子,一个个打扮的像个年画娃娃似的。所以灵境道从自己还是境凌山弟子的时候就不是很喜欢崇渊门的这种打扮。

境凌山崇尚将常人的灵力完的展示,而崇渊门崇尚的是将灵力保存对事出力三分留力七分。

两个门派从建立开始就不是很和睦。但是两个门派都不喜欢参与仙魔之间的争斗。

但是这次崇渊门的出动倒是很让灵境道在意。

“崇渊门都来了,那境凌山和魔人勾结的事情这不就成真了?”

“那有什么真不真的,那疆邦魔君云其深不也是出自境凌山?”

“说的是啊,别被境凌山的表现欺骗了。”

一些仙道老头子一旁碎碎念,唠叨的声音境凌山的道长们可听的一清二楚。

虚清道长冲动的想要过去堵上他们的碎嘴。

虚云道长拉着虚清不让他贸然前去。

乘韵道长去追踪歹炁一直没有回来境凌山。

流云道长和乘虚道长也都是隐忍着自己的脾气。

“灵境道宗主莫要责怪这群掌门们,这些掌长们说的也都是现下境凌山之外一直流传的事情。

境凌山这次突然在古傲大陆搜寻药人,那些不会仙法的人可都是很在意境凌山的用意。

更有传闻说药人是炼制长生不老的关键,而你灵境道宗主的百年不老就是要用此而维持的。

现在仙道各门都说灵境道宗主你和魔人勾结炼制长生不老丹,是仙门的败类。”玄心道长还是很冷静的向灵境道讲述。

“简直放……”

虚清还没有把话说完,虚云道长突然爆发出的灵力就吓了他一跳。

乘虚道长自然也容不得有人这么说灵境道。

流云道长也是紧紧握拳压制愤怒。

最终还是灵境道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向这玄心道长,那边的师兄弟四人才将愤怒转化成好奇。

他们好奇灵境道会怎么处理这种事,要是平常定是将整个仙剑宗折腾个底朝天了。

如今好歹当着外人的面子,他灵境道自然不会那么随便的发脾气。

“那玄心道长觉得,我要如何证明我境凌山的清白呢?”

灵境道走到那玄心面前,那身高差一看便知,灵境道心想这玄心道长比那万一都要矮。

“清者自清,贫道来又不是过来责怪境凌山的所为的。

境凌山要做的不是证明给我们这群仙道们看,而是要证明给天下苍生看。

药人们在境凌山受保护的这段时期,贫道认为可以让各仙门弟子们也能在境凌山周围参观一下。”

虚清道长听完那玄心说的话心里就不舒服。

说什么让仙门弟子们在境凌山四处参观,说白了不就是调查境凌山有没有和魔人或者什么外人勾结吗?

这小屁孩说的倒是漂亮!

“贫道认为各位掌门也是如此认为的吧。就不知灵境道宗主的决定如何了。”

玄心道长抬头用他那狐狸般的眼睛看着灵境道。

灵境道对这双眼睛有些熟悉但一时又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

“我没有意见,各位仙家自便吧,不过有一点,在我境凌山要是损坏了我什么东西,可是要加倍赔偿的。”

让仙剑宗那师兄弟四个惊讶的是灵境道他竟然同意他们在境凌山四处走动。

各仙道们得到了满意的回答也便离开各自行动了。

很快主殿里就只剩下仙剑宗的师兄弟四人和灵境道了。

“师傅这是要……”乘虚道长关心的询问。

灵境道转头回去主座坐下,“看不出来吗,这就是碰瓷、讹诈以及不安好心。他们是故意的不让境凌山好过。我也懒得和他们做这种同道互掐的事情。

管好了你们的殿,尽量的告知所有门中弟子。再有提醒流萤他,通知姜琳还有云其深他们目前都不要回境凌山。”

“是,弟子明白。”

师兄弟四人齐声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