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翦按着手中之剑,单手接下司马懿抵来的兵符,司马懿已经是面无表情,渐渐又恢复了往日的神色。℃八℃八℃读℃书,.■.o↑

“既然王将军接下令了,这里就交给将军了,再下先下去安排了!”司马懿对着王翦抱了抱拳。

“可!”

“诺”

司马懿退后半会,原来还一脸平淡的司马懿,在这一刻整个人的脸都拉下来了,神色难堪道:“王翦倚老卖老,倒还真是令人不爽啊!”

“就是!大哥要我说,这场战争大哥当据首功!”后面的司马炎整个人的状态都异常的不爽。

“够了!王翦虽然令人不爽,但他也是有真本事的人,都下去好好准备吧!”司马懿回头一看,发现都是自己人,夏鲁奇和罗士信两人都被调下去防御了,其他也就是自己身边的几个亲卫罢了。

司马懿回头看了一眼王翦的方向,喃喃自语道:“希望你不要让人失望,局面已经给你铺好了,能不能把握的住,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李孝恭捂着自己的伤口,神色无奈道:“此局无解!唯一的办法就是冲出去!而且随着士兵体力的问题,我们只能发起三次冲锋!”

“这样伤亡会不会太大了!”陈到面色担忧。

李孝恭回头看了一眼刘备,随即低下了头,看向张任道:“这次他们的目标是大王!张任将军”这里数你的武艺最好,大王的安全就交给你了!”

“诺!”张任穿上盔甲,胸膛还有鲜血流出,但张任依旧将其穿上,带上自己的头盔,拿起手中的宝剑,这一次他绝对不会在输了。→?八→.?八**读??书,.↓.o≥

夏日阳光美女清新自然户外写真

“陈到!你的五千白耳兵为开路先锋,其他兵马以山字型冲锋,无论距离谷口多远,哪怕是用命也要给我冲出去!”李孝恭面色惨白,口中还有一股子的腥味,这让他十分的难受,左右的士兵都没有告诉他,一个劲的忍着笑,这让李孝恭不知所措。

刘备按着宝剑,穿着的重甲不知道在想什么,掏出怀中的盒子,里面还有一刻药丸,刘备看着这枚浮生丹良久,他想要活着,但身后的士兵都是冲刀山火海中走出来的,王翦此行的目标是他刘备,而不是他身后数万大军。

张任穿着重甲来到刘备的身边,面色严肃道:“主公!下令吧!我们准备出发吧!”

刘备背手而立,看向张任,自嘲道:“又要逃跑吗?”

“大王这只不过是暂时的,不用担心,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张任在一旁宽慰道。

刘备苦笑了一番,只有他自己知道,此战如若不能冲出去,他蜀国也是彻底亡了,即便他能够冲出去,身后都是残兵败将,也不足以支撑日后的局面。

刘备盯着前方,苦笑了一番:“既然是我将将士们带来的,就由本王亲自上阵吧!”

刘备拿起盒子中最后一颗浮生丹,吃下这颗丹药,刘备整个人感觉四肢百骸充满了前所未有的力量,比自己巅峰之时,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张任也是看到了刘备的变化,担心道:“主公你这是………!”

刘备拔出怀中双剑,冷哼道:“传我令发兵进攻,本王亲自为先锋,但凡后退者立斩不赦!”

“诺!”

陈到紧紧掘着手中的宝剑,一双虎目死死的盯着前方,半响道:”冲锋!”

“杀!”

“杀!”

郭淮死死的守住谷口,看着渐渐冲锋而来的蜀兵,一脚踹开正在熟睡的士兵,冷哼道:“弓箭手准备!盾牌手!长qiāng兵在前方列阵,一万人为一阵,布置第一道防线,另一万人布置第二道防线,全部为刀斧手,待第一道放线突破后,与其肉搏!第三道防线,由本将亲自统领,绝对不能让敌兵突破出去!”

“诺!”

“杀!”

“报,将军!蜀兵开始率兵冲锋!”

“什么!谷口的守将是何人!”王翦整个人一惊连忙起身接住着微弱的火光看去。

“守将是郭淮”后面的王彦童抱着qiāng,神色冰冷道。

“郭淮这是何人,为何从来没有听说过!王翦回头看向自己这个儿子,从刚才的语气中,王翦知道这两人绝对认识,即便是不认识,也应该互相了解。

王彦童看向王翦随即道:“他乃是司马懿刚刚提拔上来的将军,能力不差!”

“哦!”王翦回身,眯起了自己的眼睛,只见场面上的火把快速变动,形成三排,排列整齐,几乎将整个谷口都防的严严实实的,王翦看着这阵容,摸了摸胡子,喃喃自语道:“这司马懿到是长了一双好眼!”

两兵交战,自然引起司马懿的关注,后面的司马炎看着战场的变化,十分焦躁:“二哥!真的就将这份功劳让给王翦老儿吗?”

“闭嘴!”司马懿毫不留情的呵斥,司马炎顿时老实了不少,司马懿烤着火往向黑夜中,一边喝着酒,一边道:“我要等的人,可不是他!”

在谷口另外一边

此地驻扎着整整上万的人马,为首一人手拿着羽扇,扇了扇面前的篝火,看向下方道:“事情都差不多了吧!”

“不错!刘备十六万大军全部交代在谷口,谷口出还有三万大军,蜀兵一时半会杀不出去!”

诸葛亮一笑,抖了抖地上的雪,随即一笑道:“我那个师弟!倒是还在等着我!也罢就会他一会吧”

“刑天将军!赵云将军!邓子龙将军!”诸葛亮一连点了三员大将。

诸葛亮微微一笑道:“你们都有万夫不当之勇,在千军万马之中来去自如,算上黄忠老将军,你们带领八百精锐铁骑,直杀谷口,冲乱他们的阵型,将蜀兵他们带出来!”

“诺!”

“杨延朗!杨延昭!杨延平!杨延辉!你们四人各带一千人马,在一边埋伏和应,如若敌方来人,乱箭射杀!”

“诺!”

“将军为何不派我啊!”蒙战一脸焦急,他还想在会一会王彦章。

“就你还是老老实实在这待着吧!”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