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什么态度?刚才在教室里的话,不记得了?”另外一名带着眼镜的中年男人站出来,然后用命令的口吻道:“必须让儿子道歉,不然这事儿没完。”

其他家长搂着各自的孩子,连忙附和的点点头。

其实他们早就联名上书过要求校长把娄世丞开除,但是校长都以不合规矩为由拒绝了。没办法,老师只能把娄世丞安排在最靠近讲台的位置,一到下课时间,就让娄世丞去自己办公室。

没想到只是开了个家长会,事情就闹成这样。

“要道歉也行,的孩子也得跟我儿子道歉!”

原以为孩子都是小天使,没想到一个个这么邪恶。

家长们见姜小米态度如此嚣张,他们的火也冒上来了。

估计那个中年男人是这里头地位最高的,他说话的时候,其他人都不吭声了。

“要我们道歉?这位太太,看清楚,现在受伤的是我们的孩子。这种做法,只会助长儿子继续胡作非为!”

姜小米摸了摸靠在自己身边的娄世丞,更刚刚比起来,他现在乖巧的跟绵羊一样。

“打人不对,但骂人呢?”姜小米朝他们望过去。

“骂一句怎么了?骂一句能少块肉吗?我们的孩子可都是实实在在受了伤的。自己看看。”

纯真少女初夏可爱高清晰写真

“那是他活该!”姜小米掷地有声道。嘴欠就是得抽。打的好,回头奖励他一根鸡腿。

“……这个样子配当母亲吗?”

“臭三八,说什么?再给老娘说一遍!”姜小米威胁性十足的朝那名满身名牌的贵妇走过去。

对方连连后退,脸上尽是嫌恶,这家学校是东亚最富有实力的教育机构,怎么会招来这种学生?她真的怀疑别人弄错了。

“我们法庭上见吧。”贵妇人牵起自己的孩子就走。

“对对对,告她。我就不相信,凭我们的能力,还搞不过她。”

“我现在就打电话给我的律师!”

……

这一天下午,娄天钦突然收到了三十多封律师函。

男人拧了拧眉:“怎么搞得?”

秘书一脸无辜:“不知道。”

娄天钦翻开其中一个,眉头逐渐拢成了一个小疙瘩。兔崽子又在学校惹麻烦了。

姜小米不是陪着的吗?为什么没有阻止?

这时,秘书又进来了:“娄爷,内线,是学校打来的。”

娄天钦闭了闭眼睛,似乎已经能想象到对方要说什么了。

他拿起电话,低沉道:“喂?”

“娄爷,实不相瞒,以前您家公子在学校打架,我还能罩得住,现在突然又多了一个您太太。真的……我现在有点扛不住了!”校长五十多岁的人,说话的时候,几乎都是带着哭腔。

娄天钦语气一寒:“什么?我老婆打架?她受伤了吗?”

校长在电话里倒吸了一口凉气,他难道不应该先问问,为什么打架吗?

“您的太太没有受伤,倒是几个家长……”

“行,我知道,赔多少钱。”

“不是钱的事,家长已经闹着要罢课了,说您这位祖宗杀伤力太大,他们不敢再把孩子放在学校了。”

“去跟那些家长说,回头我就把我儿子武功废了,让他们安心,就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