娄天钦今天把自己捯饬的这么骚包也是迫不得已。

用一句老话来总结就是——只有当失去的时候才知道珍惜。

从前,他出门第一件事就是看看有没有狗仔跟着。

如今,他出门第一件事也是看看有没有狗仔跟着。

前者是怕被狗仔拍到;后者则是生怕狗仔跟丢了拍不到。

当然了,跟丢这件事在姜小米身上没发现过,除非她不想跟,但凡是有价值的新闻,哪怕开着迈巴赫,人家开着小电驴也一样能追上高速。

可惜,被狗仔追逐的日子早已经一去不复返。

现在娄天钦哪怕在姜小米眼前绕十八圈,人家都不见抬头看一眼。

明星过气了,或许还有卷土重来的机会。比如说,赶上一部好片子,说不定就翻身了。

那商人过气,该怎么办?

昨天开完会以后,娄天钦让其他人都出去,单独留下了蒋旭东等人。

娄天钦不好意思跟他们讲真实的原因,只好旁敲侧击的暗示大家,要怎么样才能像以前那样轻轻松松的上热搜。

妹子文艺小清新细腻容颜清纯美照

完颜嘉泰戏言道:“老大,婚外试试呢。别说热搜,霸榜都没问题。”

娄天钦抄起桌上的文件扔过去:“闭嘴!”

其实完颜嘉泰也没说错,对于像娄天钦这种结过婚,又有孩子的商人,要想重新被人关注到,除了婚外,也没别的办法了。

关键时刻,蒋旭东给出了一个办法,他说:“要不要试着蹭蹭热度?”

娄天钦对此非常的不屑,他混的有那么差吗?居然沦落到需要蹭热度?

可事实就是这么残酷。

娄天钦不光选择了蹭热度,蹭得还TMD是死对头朴世勋的热度!

为了蹭的时候不那么明显,娄天钦改头换貌,把自己捯饬一新,还跟朴世勋打了有半小时的嘴炮。

他如此的用心良苦,搞到最后,小狗崽竟连镜头的盖子都没摘下来。

想到这儿,娄天钦一个没留神,把夹娃娃机的操控杆咔吧一声给揪下来了。

蒋星河跟姜小米当场就呆住了。

“爹地~~~”蒋星河稚嫩的嗓音中透着惊悚。

娄天钦把操控杆往旁边一戳:“妈说的对,这台机器确实是坏的。”

姜小米眨了眨眼:“呃……没事吧?”

她是夹不到又不想在女儿面前丢面子,才谎称娃娃机是坏的,他可是直接把人家操控杆就掰断了。

“我去那边吸根烟!”说着,娄天钦迈开步伐往吸烟区走。

姜小米感到有些莫名其妙,这一看就是被谁惹了。

那边朴世勋正在跟养子交流。

“为什么不去跟他们玩?”

朴隽道:“没意思。”

倒不是觉得玩没意思,而是跟那两个富家公子哥玩让他觉得没意思。

朴世勋道:“不喜欢他们?”

朴隽想了想,点头:“嗯。”

这个回答让朴世勋有些出乎意料。

“那个小女孩也不喜欢?”

朴隽象征性的朝蒋星河站的位置看了看,神色淡漠道:“他哥刚才还说要把她介绍给我。”

朴世勋失笑:“然后呢。”

朴隽道:“然后他妈就过来了,把那个呱燥的家伙教训了一顿,”

这些琐碎的事,朴世勋竟能听得津津有味,大脑甚至已经浮现出姜小米教训儿子的泼辣样子。

朴隽看见朴世勋勾勒起的唇角,他怔了一下:“父亲?”

朴世勋回神的那一霎那,那抹温情的笑容也随之消失了。

“嗯?”

“会给我找个妈妈吗?”

朴世勋迅速眯起眼眸:“想要?”

朴隽垂下眼帘:“……我不想要。”

“那干嘛还要问。”

“如果是她的话,我想要。”朴隽抬了抬下颚,看向那对正朝这边走来的母女。

朴世勋的眸底蓄积了两个小漩涡,变得深不可测。

他顺着朴隽的目光看过去,姜小米牵着女儿过来了。

在姜小米即将靠近的那一刻,朴世勋冷幽幽的回了一句:“不行!”

“星河,喊人。”

“叔叔好!”蒋星河脆生生的喊了一声,随后弯起眼眸:“哥哥好。”

朴隽神色寡淡的回了一句:“阿姨好。”

蒋星河仿佛感觉到自己不受待见,于是朝姜小米身边贴了贴。

“娄天钦呢?”朴世勋问。

姜小米叹了口气:“去吸烟了。对了,刚才把他怎么了?他气成那样?”

朴世勋挑眉:“帮老公打抱不平来了?”

姜小米连忙摆手:“别误会啊,我可不是拉偏架的人。我只是奇怪而已。”

朴世勋拍了拍身边的儿子:“带妹妹去别的地方玩。”

蒋星河连忙摇头:“不用了,我去找我哥哥。”

朴隽冷冰冰的盯着她:“我带去找哥哥。”

姜小米以为女儿怕生,于是温和的鼓励道:“星河不怕啊。妈咪跟叔叔聊会儿天,一会儿过去找。”

朴隽却在这个时候扬起了笑容,并且主动的走到蒋星河跟前,朝她伸手:“我牵着。”

蒋星河犹豫了一下,缓缓地把小手递交给对方。

“谢谢哥哥。”

朴隽拉着蒋星河往娄世丞那边去了,途中,蒋星河不想牵手,因为朴隽的力气比较大,觉察到这一切的朴隽果断的松开蒋星河。

“捏的我好痛痛哦。”蒋星河嗲着嗓子控诉。

朴隽指了指不远处的娄世丞:“自己去吧。”

有些东西,藏是藏不住的,比如说心机。

朴隽不想蒋星河打扰到父亲跟姜小米聊天,所以才谎称送她过去,却不是真心想要送她。

虽然蒋星河长得可爱又漂亮,但在朴隽的眼里,漂亮跟可爱又不能当饭吃,况且他最讨厌的就是这些不谙世事的脸庞。

朴隽打量着蒋星河,心里想的却是,她以后可最好别落在自己手里,不然……她就惨了。

因为他有太多的办法对付像她这种娇生惯养的小公主。

蒋星河一愣:“不是说要送我去的吗?”

朴隽一怔,她刚才还控诉他捏疼了,这会儿还有胆子叫他送?

只见蒋星河甩了甩小胖爪子,重新把手递给他:“这次能不能捏轻一点呢?”